用爱发电

用爱发电
鸡总粉
游淼,青哥,柳残梦男神
大概是个攻控
欢迎同好来找我玩啊




萧烬严,齐锐,我爱你们啊啊啊啊啊!!
我爱傲娇攻!!

【qqx陆辰影】契约夫夫

•私设为两人捆绑炒cp

“这是公司新下的文件,你俩需要捆绑炒cp,”tina将文件夹甩在玻璃茶几上,扫视面前神色僵硬的二人一眼:“别摆出那种眼神,你以为我愿意吗?”

陆辰影沉吟片刻,眉头微蹙:“这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

齐锐本来也十分别扭,听他这么一说却瞬间不爽了起来:“怎么了?有多少人排队想和我炒cp呢!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,”陆辰影耳根有些发红,摆手道:“我是说……两个男艺人炒cp是不是不太合适。”

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
tina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她向来看不起陆辰影,此时见他期期艾艾的样子火气更是蹭地窜了上来:
“之前隔壁柏朗那两个不就是靠炒cp火起来的吗?那秦殊以前也是糊得不成样子,最后靠着萧烬严的人气上的位。这么好个机会摆在你面前,难道你还打算拒绝?”

陆辰影尴尬地笑了笑:“我只是怕齐锐他……”

“我愿意,”
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,陆辰影表情一僵,转头看向身旁的人。齐锐已经从沙发上坐正身体,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,此刻正挑衅地看着他:“你不是怕我不愿意吗?现在我愿意了,你也应该签了吧。”

他把合同递到对方身前,陆辰影低下头,只觉一个头两个大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最后权衡半晌,出于对齐锐和tina的眼神压力的妥协,被迫选择了署名。

tina满意地将合同放回文件夹。齐锐和陆辰影炒cp,虽说后者会获得更大的利益,但前者也不是不会有好处。

她站起身,优雅地踩着高跟鞋,走出了办公室。齐锐半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,肆意地打量着陆辰影。陆辰影则毫无察觉,还沉浸于刚刚的震惊之中。

“怎么?”齐锐不紧不慢地开口:“这么不愿意和我合作?就这么讨厌我?”

陆辰影愣了愣,转过头: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

齐锐步步紧逼,两只手撑在他身侧:“那为什么这么抗拒?”

“唔……”陆辰影看见对方陡然放大的脸,吓了一跳,耳根莫名随之烧得通红:“那是因为,总觉得麻烦你不太好。”

齐锐挑眉:“麻烦?咋们可是兄弟,我要帮你,你就得接受,明白了吗?”

他坐了回去,咳嗽一声:“总之,我都不嫌麻烦,你也不准嫌麻烦!”

陆辰影哭笑不得:“好。”

确认合约后,两人开始了密切地活动联系。最开始是微博互动,然后是各种剧组探班,最后是通告互动。

这是一把双刃剑,他们在拉拢了腐男腐女群体的同时,也得罪了不少反对同性恋的人。就像当时秦殊和萧烬严一样,比起在娱乐圈有着强大人脉地齐锐,陆辰影先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好在最近他通告太满,很难有时间上微博,也算是减小了面对外界舆论的压力。

在历经两周的修罗场后,他终于迎来了一次还算清闲的假期。刷了会儿微博后,他打开视频软件,点开了他和齐锐最新合作的一次综艺活动。

视频中的两人亲密无间,配合默契,这是他们这么多年以来相处的成果。每当他们有新的互动,弹幕都会掀起一段小高潮。陆辰影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,嘴角扬起一个弧度。

视频接近尾声,游戏也愈演愈烈。这是一个推理游戏,这场游戏中,陆辰影是背叛者。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背叛者存在的情况下,他步步为营,除掉了一大群“队友”。后来幸存者终于意识到了不对,开始互相猜忌,齐锐一直维护着他。

那是什么感觉?

玩游戏的时候好像还没有察觉,对胜利的渴望和求生的本能充斥着大脑,所以对齐锐的维护选择了漠视,可当他如今跳出游戏,再回看当时的场景时,心中剩下的,却只有不忍和心悸。

弹幕还在刷着“好甜好甜”,陆辰影神色一黯,关掉了视频。

他翻过身,头枕着手臂,看向天花板。

陆辰影突然想起了齐锐得知真相时的表情——痛心,震撼,失望……

那时的自己把枪对准他的胸口,淡定地说,抱歉,我是你的敌人。

他们只是在演戏而已,他总是反复告诫自己。所以是不是一开始有些东西就被这种麻痹隐藏在了胸中。

他们真的是在演戏吗?

陆辰影眉心一跳。

前世的记忆扑面而来,齐锐知道自己被萧世严保养后的愤怒点燃了他的心绪。

他突然开始害怕,颤抖着找到床头柜上的手机,拨通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码。

“喂?”
齐锐好听的声音在听筒中想起,陆辰影发现自己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短暂地沉默后,齐锐皱眉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不……”陆辰影握紧电话,笑了笑:“没什么?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而已。”

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,让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。

陆辰影吓了一跳,心脏怦怦跳个不停,不待对方开口,就先行挂断电话。又害怕齐锐发短信,立马按了关机键。

他一头栽进床里,脑子混乱成一团乱麻,即使用手反复敲打也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。

啊啊啊啊,他都说了什么?

陆辰影欲哭无泪地趴在枕头上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门外传来急促地敲门声。他心中一动,下意识问了句“谁”。

“我,”齐锐说:“齐锐。”

陆辰影知道自己躲不过了。

他磨磨蹭蹭地打开门,齐锐那张英俊的臭脸立刻出现在了眼前。

本来来时准备好的满腹质问,在看清对方容貌的那一刻都化为了灰烬,甚至是一个字眼都无法从喉咙中发出,齐锐尴尬地摸摸鼻尖,虚张声势道:“为什么挂电话?”

“没,没电了。”
陆辰影硬着头皮回答。

齐锐怀疑地盯着他:“那你现在可以把你刚刚想说的话说完了。”

陆辰影说:“没了……就是压力太大,想找个人聊天。”

“……”
齐锐语气有些失望:“就是这么简单?”

“呃……”陆辰影眼珠一转,迅速转移话题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齐锐被噎了一下:“这……不是要炒绯闻吗?tina让我来的,说我们最近交流太少了,要多互动互动。”

他边说着,边在心里猛扇自己耳光。什么交流太少,什么tina让的,这么低劣的借口他也说的出口?

好在陆辰影也心怀差事,没有继续深究,而是问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去吃饭吧,”齐锐说:“让狗仔拍到就好。”

陆辰影点点头表示同意。他跟着齐锐来到车上,坐到副驾驶位置上。

“齐锐,”
齐锐还在扣安全带,被唤后不解地抬起头。陆辰影眼神飘忽:“我只是觉得,你的声音比较让人安心。”

齐锐手上动作一顿,笑了笑:“那是。”

“以后,我是说,合约解除后,”陆辰影脸色微红:“我还能给你打电话听你声音吗?”

齐锐的心脏突然跳的很快,仿佛有什么暧昧的情绪在两人中间持续升温,就快要烧起来。他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,按下了启动按钮。

车内充满着嘈杂的音响,重金属和引擎声交织在一起,两人却好像能听见对方的心跳。

沉默半天之后,陆辰影低声说了句谢谢。齐锐没接话,嘴角微微上扬几分。

他们是合约夫夫,但那张合约不知在何时早就作废。情感可以假装,但感情不能。

他们听着收音机里的歌,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想法——等合约结束后 就给对方告白吧。

yeah!!在宿舍里收到了抱枕,开心!

为什么喜欢非天夜翔,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文章合我胃口,更是因为强大的精神世界。鸡粉都知道,鸡总现在都是把文章写完才会发在晋江上的。作为一个写手,我非常清楚这意味什么。

意味着你将忍受无数个孤独的日夜,意味着你将不会知道你这篇文在面向大众后会收到怎样的评价,意味着你需要长久的耐心和决心。

鸡总能做到这些,我真的相当佩服,可以说真的很难有网络写手能做到这些。

边写边发有边写边发的好处,它可以使作品更加契合大众口味,而写完再发则更多是满足了自己内心的需求。我把这个号改为这个名字就是想告诉,不忘初心。因为我是个很任性的人,喜欢按自己的来,但总是太过在意他人目光,我希望能有一天,我能也培养出鸡总这样强大的内心世界。

自勉。

好想要那种文风,就是干净利落,没有什么词藻堆砌,寥寥几笔就可以把想要表现的场景表现出来。

【严肃夫夫】叫啥名字好呢

•cp:严肃夫夫(萧烬严x秦殊)
•梗来自某乎

萧烬严最近比较烦。

秦殊刚参演完一个大热ip的电视剧,人气极具飙升,事业再次推上新的巅峰。

然而他就没那么幸运了,不仅被网友戏谑地冠上“吃软饭”的名号,还得面临老婆出去参加宴会,自己独守空闺的绝望境地。

于是某日下午,就在秦殊发来短信说自己晚上和总裁他们有约又不能回家吃饭时,我们的小天王萧烬严萧男神终于发怒了,不顾形象地掀翻了身前的泡面,拿出手机,拨通了萧铭朗的号码:“萧铭朗,我要去今晚的酒会!”

电话那头传来淡定的回复:“我们这是优秀员工聚餐,你上半年指标没达到,来不了。”

“我!不!管!”萧烬严对着电话咆哮,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手机吞进肚子里:“大不了下半年我好好工作,不再像向上半年那样,你再把目标订高一些!”

萧铭朗沉吟片刻:“行吧。”

萧烬严的火瞬间消散一半,语气也温和了下来:“那说定了。今晚我要和前辈坐一块。”

说着,又怕他反悔,连忙抢在他开口之前道:“好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哥哥你好哥哥再见!”

“嘟,嘟——嘟——”

萧明朗听完他行云流水的一段话,还想接着说,却被先一步挂断。他无语地听着电话里响起的忙音,把手机放下,沉默地坐了一会儿,拿起桌子上的“有关督促萧烬严提升下半年业绩的报告”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。

公司酒会定在s市的天华大酒店里,这是一家专门针对娱乐圈明星服务的高档酒店,坐落于城郊的一个庄园里。

萧烬严坐着专车来到酒店门口,取下架在鼻梁上的墨镜。他穿着一身修身黑色西装,领口处还镶着毛皮,腕上戴着nbwatch的定制手表,妆容还是一贯的祖传烟熏妆,只不过比平时还要硬朗许多。

他这一套低调而派头十足,俨然一副“老子就是这会场里最靓的仔”。他的行为也十分符合这一身——唇线紧绷,走路带风,就差搂着几个剥蒜小妹一同走上红毯。明白的是知道他来参加酒会,不明白的还以为他是哪家黑帮老大,专门来踢萧总的馆。

秦殊正站在大厅里端着高脚杯和人谈笑,见对方忽然面色一滞,不禁有些疑惑。和他谈话的人颤巍巍地举起手,指了指他的背后,秦殊不解地转过身去,发现原来是一身戾气的萧烬严正盯着他们。

秦殊:“……”

刚刚和他说话的人已经趁着两人对望溜走,萧烬严便顺理成章地走到他身边:“前辈,好巧。”

秦殊见周围的人都在往这边瞟,面露些许尴尬:“你怎么在这儿?名单上不是没你吗?”

萧烬严将手插在兜里,骚气地眨了眨眼:“对啊,前辈难道不惊喜?”

秦殊干笑几声,拉着他往偏僻的角落里带:“是挺惊喜的,”又在他耳畔低声道:“你低调点,别被人逮着把柄。”

“前辈,”萧烬严楚楚可怜地看着他:“我可从来不认为你是我的把柄,难道你这么觉得?”

秦殊被他看得心神一漾,耳根微红着别过脸去:“自然不是。”

萧烬立马转笑:“我就知道。”

萧烬严死皮赖脸地缠着秦殊,要他陪自己去庄园里逛,秦殊无奈,只好应了下来。于是萧烬严兴奋地搂上他的腰,一边走一边吃他豆腐。

到了饭点,两人逛也逛完了,萧烬严豆腐也吃得差不多了,便一起走回会场内。
回到会场,酒会恰好开始,舞台已经搭建好,萧铭朗正在台下做演讲准备。

萧烬严故意牵着秦殊的手,走到他面前秀了一圈,萧铭朗看了两人一眼,继续低头和助理讨论。

秦殊在旁边汗颜,心想这萧烬严究竟是有多幼稚。

萧烬严撒了一波狗粮后,心满意足地坐回位置上,顺便把秦殊安置在了自己的身边。秦殊全程无奈脸,在外人看来却多了几分宠溺的意味。

“噫,那个萧烬严真的是个受啊……”
“嘘——小点声”

就在萧烬严享受完了气倒哥哥,吃遍豆腐的快乐,正打算与爱人共享天伦之乐时,身后突然传出几句不和谐的声音。

他如噎了口屎般僵硬地转过头,面如沉水。两个正窃窃私语的女生立马噤声,顶着他威胁的目光逃走了。

秦殊苦笑:“万一到时候别人说你耍大牌……”

“耍大牌就耍大牌,”萧烬严满不在乎地枕着头:“反正我已经有一条吃软饭的罪名了。”

秦殊莞尔:“你还真是破罐子破摔。”

萧烬严单手撑着脸颊,侧头看他,眸中满是笑意:“反正吃软饭也是吃你的软饭,我乐意。”

秦殊耳廓微红,小声让他收敛点。萧烬严哼哼两声表示抗议,但也真没再说些什么。

萧铭朗那边准备好了,上台开始进行上半年的总结。秦殊正襟危坐,严肃地听着,萧烬严表面听得认真,实际桌子下翘着二郎腿,还一晃一晃的。

终于熬到总结结束,酒会正式开始,又有人不停地来向秦殊敬酒。秦殊喝不得酒,萧烬严便皱着眉替他一一挡下,秦殊看得又急又心疼,直把他往后拉,但敌不过人群来势汹汹,不到一会儿,萧烬严就开始趴在桌子上耍酒疯。

萧铭朗闻讯赶来,正巧见自家弟弟正挂在秦殊身上干嚎。他面色微沉,被挂的秦殊则是一脸尴尬。萧铭朗挥挥手:“你们先回去,秦殊,照顾好这个家伙。”

老板下令,还想敬酒的人纷纷避让开来,给他们空出一条路,秦殊和另外一个保安架着萧烬严走回车里,萧烬严还在不停地用左到天际的声音唱歌,听得两人是满头黑线。

平安回到家中,秦殊独自把萧烬严搀扶上楼,不料刚一进门,本来烂成一滩的萧烬严突然站直身体,反将他压在墙上。

秦殊大愕:“你没醉?”

萧烬严微微一笑,灼热的鼻息喷洒在对方脸上:“对啊,我只是觉得如果我们再不回来,就有没有时间了。”

秦殊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脸烧得通红:“萧烬严你——”

萧烬严低头封住了他的唇。

暧昧的气氛持续升温,唇舌相交之间,两人已经来到了卧室。

“前辈,”萧烬严委屈地看着秦殊:“可以吗?”

秦殊眼眶微红,衣衫不整地轻轻点点头。

萧烬严亮眼一放光,扑了上去。

(好了,没啦,拉灯了。)

#打鸡血后的突发书评#

刚刚和一个微博上的姑娘聊了一下乱世为王。又想起几年前看这本的心情。

《乱世为王》是我的白月光,最喜欢的原耽,没有之一。
我一直是个剧情流读者,又加上我是一个历史学爱好者,所以对古风题材十分偏爱。但又由于以上两点,我对古风正剧的要求也出奇的高。而《乱世为王》的出现是彻底填补了我此前对这方面原耽需求的空白。

文笔姑且不说,这个东西悬的很,各人有各人的爱好,但是就剧情客观点说。真的是太!棒!了!

它不是完美的,因为主角两人金手指确实开得很大。但是他的优点足以将这些弥补。

先说说故事背景吧。

故事发生在天启年间(说是架空其实是借鉴了靖康之变写的),京城中有一群纨绔子弟,其中一个叫做游淼,也就是我们的主角受,整日花天酒地,不学无术。后来游淼救下了一个叫李治锋的犬戎族少年(也就是主角攻),李治锋伤好后便成了他的侍从,并教会了游淼欢好一事。
紧接着游淼他老爹就让他回府,游淼就回去了,(沿途还发生了一系列事但这里就不赘述了),但是回家之后,他却突然有了个便宜哥哥(是他老爹和他前妻生的。),哥哥和后妈的出现让游淼在家中失去了原来的地位,于是他一怒之下就和李治锋搬去了他母亲给他留下的一个废弃庄园。(这里有个彩蛋,庄园其实是现实中的沈园。)

接下来就是种田环节了。(虽然是种田情节却一点也不枯燥,很好玩。我个人特别喜欢这一段。)

这期间游淼拜了前宰相(还是丞相来着)孙與为师,并成功获得了进京考试的资格。最后不出意外的,拿到了探花的头衔。

但是,就在京城所有人都沉迷于声色,享受这粉饰太平时,鞑靼人攻了下来……

后面是剧情的一个高潮,也是我爱极了这篇文的原因之一。

国仇与家恨,尊严与生存。

每个人在面对鞑靼人时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。

无论是游淼在威逼与利诱下的誓死不屈,还是众女眷为了掩护众人逃走而奉献自己的身体和性命。他们都用着一言一行捍卫着自己的道。

最后看到那些原本拥有着倾城之色的青楼女子变成
了一具具焦炭时,我真的感慨万千。

后来在李治锋的帮助下,众人逃回了南边,并开始了一系列的复仇大计。

和南宋偏安一隅的结局不同,或许是因为鸡总想要给这个朝代一个更好的结尾,最终天启获得了胜利。

其实这一段也有很多很震撼的地方,比如孙與聂丹之死,又比如游淼和发小一起同保守派辩论那一段,因为我语言贫乏,表达不出原著那种感觉,所以就不说了。

赵超和游淼彻夜长谈商量天启的未来后的,赵超说他已经能想象成后来的史书会怎么描写他们君臣了。
游淼则回答: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”

英雄在这个世间很少,嫉妒英雄,诋毁英雄的却不少。但任凭他们再怎么说,也无法抹去他们的伟大。

游淼赵超坚信着这一点,聂丹孙與也坚信着这一点,所以他们才可以用一生去践行自己想要追寻的东西,哪怕有外人再多的闲言碎语。

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了,那就用文中引用了的八声甘州结尾吧。

有情风、万里卷潮来,无情送潮归。

问钱塘江上,西兴浦口,几度斜晖。

不用思量今古,俯仰昔人非。

谁似东坡老,白首忘机。

记取西湖西畔,正暮山好处,空翠烟霏。

算诗人相得,如我与君稀。

约他年、东还海道,愿谢公、雅志莫相违。

西州路,不应回首,为我沾衣。

——苏轼《八声甘州》

不行,天宝的广播剧听得我又想再看一遍天宝了

置顶

一个小号,话唠,欢迎扩列和我一起吸qq吸柳残梦吸青哥

【某某x涛涛】 段子 (我有病,别理我)


•hhhhh不行了,太魔性了这一对
•军涛大法……算了
•都是编的,如有雷同,那太可怕了!

男人掐灭手中的烟头,橘黄色的火星在寒风中飘下。

“你要回国?”
某某一身黑色风衣,领口竖起,遮住了大半的脸。

涛涛看不清对方的表情,却能透过他的话音感受出他的疲惫。他举起高脚杯,朝他微笑:“毕竟我在那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。”

“来,”涛涛用杯沿碰了一下对方手里的杯子,玻璃杯中的酒液荡了荡:“为我们的友谊干杯!”

某某有些心不在焉地喝下了酒:“你何时回来?”

涛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美酒入喉,嘴中还留着余味,他砸吧砸吧嘴:“管他呢?反正咋俩会是一辈子的兄弟,不是吗?”

“是,”某某闻言一笑,又给他倒了半杯二锅头:“来,再干!”

【结果你还是骗了我。】

某某坐在沙发上,倚着靠背,翘起二郎腿。电视机上播放着的,是有关他“罪行”的“证据”。

明明只隔了一个屏幕,明明时间只有短短一年,他却觉得电视机里那个放大的人像是那么陌生。

视频里,涛涛保持着惯有的微笑,语言还是如此的犀利刻薄。只是不曾想,他会把这份犀利对准自己。

某某觉得喉中苦涩,仿佛那夜喝下的二锅头又从胃里燃烧了起来。

“那我简单给你讲讲我要问你些什么?”

对面沙发上的男人关掉了电视,转头看向他。
那男人穿着黑色西装,领口一颗扣子解开,露出脖子上的肉,正是当下著名访谈人——王局。

“不用了”
某某道:“直接问吧,有准备反而不好。”